关闭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京夜生活网 bj886.cn 是针对北京地区的以北京夜生活娱乐资讯为主的生活娱乐信息交流论坛,在同类网站中人气旺,访问量大,相关关键词排名靠前,欢迎注册访问交流,欢迎投入广告,广告联系QQ515110907,验证:北京夜生活广告合作。

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酒吧 KTV 足浴
##
查看: 113|回复: 0

发生高危性行为72小时内,吃下防艾的“后悔药”

[复制链接]

860

主题

882

帖子

379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94
发表于 2019-3-9 22: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防艾志愿者寥寥说,他接待过太多发生高危性行为后找他求助的人,男同情侣、女大学生、吸毒者……电话往往深夜打来,在最初的恐惧稍稍缓解后,他会告之对方,去哪里买HIV阻断药,如何服用。

三年来,寥寥陪伴着许多惊慌失措的年轻人,吃下了人生的“后悔药”。


HIV阻断药,也称暴露后预防用药,英文名称PEP。在发生高危暴露行为72小时内,它可帮助人们有效阻止HIV病毒感染。


“地坛医院2005年到2017年,在对HIV病毒携带者手术的过程中,发生过86例的职业暴露,通过HIV阻断,没有发生一例感染。即使对非职业暴露的就诊者,也没有发现失败的病例。”地坛医院张福杰教授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说。


在北京打工的男同王强就是成功阻断HIV的就诊者之一。


2017年春节,王强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一个人,“他说自己身体健康,当时我觉得只要安全措施做好,就不用担心。”但让王强没想到的是,发生关系时,对方摘掉了安全套,直到结束时他才发现。


王强说,当时对方还装作自己不知情,一直表示自己绝对健康。当王强提出用HIV试纸来给对方做检测时,对方开始表现出不配合。


“在我找采血针的时候,他拿起试纸谎称要看一看,却偷偷用指甲破坏试纸。”王强回忆当时的情景,采血针一时找不到,情急之下他用缝衣针给对方采血,当他再拿起试纸时,发现试纸被扣去了一块。


“我脑袋轰的一下,他肯定是了。”


十五分后,检测的结果确实是两道杠,对方疑似感染。


据王强描述,结果出来后,对方夺门而出,而他一直在强迫自己镇静。几天后,对方在交友软件上告诉王强,他是感染者,他活不长了,王强一定也跑不掉。


对方不知道的是,当时的王强已经在服用HIV阻断药了,28天的疗程过后,医院的检测结果显示阴性,王强躲过一劫。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王强仍记得每一个细节。“怎么会忘?在获救和感染之间,我熬着挨过一个个白天和黑夜”,王强说,“最终PEP让我获得了重生。”

HIV阻断药首次引发全国网民讨论在2017年中期,一则“男大学生在泰国清迈做按摩被迷奸”的帖子被疯传。人们在不断讨论这个男大学生故事的真伪与离奇的同时,还惊讶于艾滋病也有“后悔药”可吃。


​1990年,阻断药PEP(暴露后预防Post Exposure Prophylaxis)被美国公共卫生服务中心提出用来避免医护人员感染。7年后,美国疾控中心针对全社会范围的非职业暴露。第一次提出了药物阻断的概念,至今已有21年。在中国的大城市,一些医院针对非职业暴露的阻断治疗也已开展多年。


来自河南小县城的肖安,和王强一样,对方在隐瞒的情况下摘掉了安全套,所幸他快速服用了PEP。但对不了解阻断药的人来说,就只能被动与HIV病毒“赌博”。


在恐艾吧中,常常有人在发生高危行为几天后才感到害怕,发帖咨询,贴吧里的志愿者只能遗憾的告诉他HIV阻断药已经过了适用时间。


25岁的程洋西在几年前发现男友出轨后,选择以同样的方式来表达对男友的愤怒。但就在那一次和陌生人的一夜情之后,他感染了艾滋病。


“发生意外之前,我对PEP没有了解。”程洋西说,来到北京加入公益志愿者组织后,他才知道了阻断药,以及暴露前预防用药。现在,他在一家教育机构工作,周末也要加班赶工。


“我要求必须戴安全套,但他一开始欺骗了我,被我发现后才照做。”两周后,检测结果显示,程洋西被感染了HIV病毒。


“为什么是我?当时我想到了自杀,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但程洋西最终没有自杀,而是一个人什么都没带,离开了南方。


为什么是我?是很多感染者被感染后的一个反应。迄今为止,安全套仍是最有效的保护措施,但在双方地位并不对等的性行为中,比如权色交易、商业性行为,安全套往往得不到严格的使用。


对于持续面临感染艾滋病高风险的人来说,暴露前预防用药比HIV阻断药更适合。


暴露前预防用药,2012年7月被美国食药监局批准成为一种防艾手段。高危人群可以通过连续每天或间隔服用单一的或复方的抗病毒药物,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2015年底,世卫组织新版的艾滋病预防指南中推荐:“口服暴露前预防(PrEP)用药应作为额外针对有潜在HIV感染风险人群的联合预防艾滋病方法之一”。


美国的研究人员评估发现,美国的一名男同性恋,一生中有六分之一的概率被感染。3亿多美国人中,有超过100万人的高风险人群适用于暴露前预防用药,而中国没有类似的研究。


“美国在没有将暴露前预防用药纳入预防策略时,每年新发感染稳定在5万左右。该措施开展后,新发感染数据出现了下降。”张福杰教授对深一度记者说。


但张福杰教授表示,地坛医院目前还不能给就诊者开暴露前预防用药的处方,因为国家没有批准药物的这一用途。


国内目前只有相关的实验项目,临床方面并没有被允许使用。“暴露前预防用药如果有人咨询我们会解答,但都会告诉咨询者目前没有官方的用药指导。”志愿者寥寥说。

“发生意外后,可以用HIV阻断药避免感染。”每次例行科普,志愿者寥寥向对方介绍阻断药时,更多人的反应是茫然。


PEP在中国的普及率不高,即便大城市的男同群体,也并非人人都了解,而一些小城市,可能一年都碰不到一两个阻断案例。天津疾控中心柳忠泉医生指出,HIV阻断药在实践过程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受众人群知晓率低。


王强和肖安虽然服用过阻断药,但发生意外前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具体去哪里接受阻断,如何阻断,并不知情。


“目前主流宣传中,没有针对HIV阻断药的详细介绍。”志愿者寥寥说。在中国性病艾滋病预防中心男同性恋干预工作指南中,也仅仅提到“发生意外后向专业人员寻求帮助。如有需要,在医生指导下使用HIV阻断药来进行阻断。”


志愿者寥寥所在的北京岩山工作组的工作方向之一,便是与有资质医院合作,为咨询者提供HIV阻断服务。当遇到需要阻断的人后,安排他们前往医院。但寥寥的工作开展起来困难重重。


王强回忆,当时他决定前往医院购买HIV阻断药时,给附近的几家医院打了电话,但表示没有这种药物,他们无法处理此类事情。


最后他在网络上疯狂搜索,并继续给几家公益机构打电话,终于找到可以提供帮助的志愿者时,距离他发生高危行为已过去一个半小时。


当志愿者给王强做完风险评估,他去往约定地点取药的路上,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当时就觉得北京太大了,还好是春节,不堵车,否则感觉要死在路上。”


王强从发生意外到吃下第一顿药,花了4个小时。而肖安仅仅检测出对方HIV抗体呈不确定性,便已过去48个小时。他连夜打车去了郑州,当他服药时,时间已经过去了60个小时。


HIV阻断药的价格大概在3000到4000元,对于经济窘迫的人来说,钱是他们需要解决的另一个困难。


今年10月27日,中华医学会发布的2018版《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中,首次增加了暴露前预防和非职业暴露阻断的内容,提出为高危人群提供预防HIV感染的咨询服务与暴露前预防的定义。


“尽管指南已经出台,药物的获批还需要时间,药物防艾的知识也需要普及,一定要抓紧。”张福杰教授说,“两个星期前我还在和政府说,形势已很急迫,药物防艾在中国开展不起来,对于我们防控艾滋病很不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夜生活    

GMT+8, 2019-5-20 02:21 , Processed in 1.54708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北京夜生活

© 2009-2014 BJ886.CN

厦门网站建设 厦门app开发 厦门夜生活 福州夜生活 深圳夜生活 天津夜生活 上海夜生活 重庆夜生活 北京夜生活 东莞夜生活 成都夜生活 泉州夜生活 杭州夜生活 苏州夜生活 广州夜生活 南京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 泉州夜生活 珠海夜生活 南昌夜生活 土楼攻略 土楼民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